离开工厂越南姑娘不肯脱掉她的中国厂服

发布时间 2021-08-16

  科技自立自强 民企大有可为!原标题:离开工厂,越南姑娘不肯脱掉她的中国厂服 图片来自网络,与文章无关 非法偷渡过来的越南人,口碑很好,不闹事,做事勤恳认真。在中国的南方城市,越南非法劳工在这里可以

  非法偷渡过来的越南人,口碑很好,不闹事,做事勤恳认真。在中国的南方城市,越南非法劳工在这里可以拿到比在自己国家高三倍的工资。

  在东莞的皮具厂干了三年,杨林进早已经掌握了制作皮包的工艺及流程,年底他办了离职,带着行李回到了湖南湘西老家。

  杨林进所在的湘西老家并不如沈从文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民风淳朴。早些年东莞还没扫黄打非,村里年轻人就发现了一条好门路,那就是去东莞的工厂上班,然后找女朋友,再说服女朋友去做小姐。这个门路当时在杨林进的村子里形成了一股风气,但凡村里有年轻人外出务工,必去东莞,去了不干别的,一门心思找日后可以在酒店做小姐的女朋友。

  杨林进不想走这条路。虽然幼时的伙伴都在走这条路,他也不是吃不了这碗饭,只是良心上过意不去。只读过初中,父亲因为癌症早已过世,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个人在张罗,要想走别的路,放眼一看,看不到什么路,他又不想再去工厂上班。这一年杨林进二十三岁,到了这个年纪,在当地来说,结婚生子才是正事。母亲的意思是要杨林进在工厂找个女朋友,再结婚,老实本分的过日子。杨林进自小就不是个安分的人,也不会遵照母亲的活法,他还没法接受生活的平庸,他还有许多的想法。

  他对母亲说,他不想去工厂上班,准备在老家养鱼养猪。母亲和他说起养猪的种种困难,再加上之前准备合作的一个老同学,因为舅舅的关系,临时改了决定,进了当地的电力局上班。很快春节就结束了,杨林进又不得不再一次去了东莞。

  这一回他没进工厂,而是和之前同一个皮具厂的工友合伙办了一家小工厂,主要是代工皮包。大厂做不完的订单,就会外包给一些小厂做,杨林进当时的小工厂就是靠捡这样一些零碎的外包订单过活。

  工厂很小,小到没有名字,小到没有营业执照。与其说是一家工厂,不如说是一个小作坊,厂里唯一值钱的就是那七八台二手缝纫机。

  东莞有许多这样的小厂房可以租。到了二千零几年过后,工厂的增长速度放缓,甚至迎来了退潮,之前许多的厂房空了下来,这些厂房的租金也少到连租它的人都觉得房租实在太过实惠的地方。杨林进租了两层楼,一层用来生产,另一层用来生活住宿。

  和杨林进合伙的人叫张路,湖北人,俩人差不多同岁,在工厂上班时,关系非常好。杨林进负责跑订单和采购原材料,张路主要负责生产。杨林进没事时就会在车间帮忙。

  最初这家小工厂只有三个人。杨林进和张路以及张路的女友。车间里空荡荡的,最多也只能看到三个人坐在缝纫机上。然而有时候没有订单,便连这三个人都显得有些多余。杨林进善于打交道,没过两个月订单就多起来了,这时候即便加班到凌晨,订单还是做不完。两个合伙人就叫了各自的一些老乡过来帮忙。

  在这些老乡里,大部分亲戚居多,杨林进叫的是两个自己的堂弟。这两个堂弟原本是来东莞准备找女朋友再叫她们去做小姐的。但是其中一个太矮,又黑,工厂倒是进过不少,女朋友却一个没找到。另一个非常滑头,女朋友是找过几个,却没能力说服她们去酒店做小姐,给自己赚钱。两个人在外游荡了一个月,身无分文,正好堂哥叫他们去帮忙,管吃住,俩人就过去了。

  厂里招不起正式员工,只能招一些年龄很小,正规厂不敢要的员工。到后来,十来个人的宿舍居然住满了。人一多就难以管理,特别是杨林进的两个堂弟,在车间做一个小时,就要去厕所抽上十来分钟的烟,大家看在眼里,有些不服,到后来也都慢吞吞的开始磨洋工。磨洋工还不算,做的货经常出现质量问题,货一出问题,验收不合格,就经常拿不到货款,有时候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。

  这一年年底,杨林进遭受了人生中难以想象的一次打击,他的合作伙伴张路,带了八万块货款跑了。这八万要用来发工资,付房租,采购,等等这些全都靠这八万块。杨林进一个人躺在床上哭,前期的所有压力与焦虑都没能让他眼睛湿一下,但这一回他再也抑制不住了。他没告诉任何人,员工都在等他发工资,里面有一个小孩那天晚上还去了手机店,看中了一款手机,回来后就等着第二天发工资去买回来。

  但是当晚,杨林进就挑着收拾了一些行李,放在一个背包里,他的台式电脑,音响,还有一些生活用品他都不敢拿,怕带的东西太多被员工发现。次日大清早,杨林进背着包,趁着员工们都还在熟睡,一个人偷偷溜走了。

  工厂就以这种方式宣布倒闭了,员工们想不到,杨林进自己一个人搭车离开了东莞去了广州,在车上,他自己也肯定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失败,竟然是以这样的结局作为结束。留给员工的,除了杨林进没带走的衣服和电脑,再就是车间那十来台老旧的,转手都没人要的缝纫机。

  一年过后,这期间杨林进没怎么上班,在广州游荡了差不多一年。到了十一月的一天晚上,杨林进和几个老乡在外面逛街,一辆汽车开来,人多,开得很慢,杨林进看见驾驶室里的人有些眼熟,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尖,连杨林进自己也绝没想到,他还会再一次遇见张路。他叫老乡拦下了张路的车,张路从里面走出来时,杨林进看着这个人,曾经的合作伙伴和兄弟,他特别难以理解张路,但是撇开这层关系,他就理解了张路这种人。

  杨林进说,我今天也不打你,你只要把那八万块还我就是,咱们的事就都随它这么过去吧。杨林进看了看他的车,又说,我有件事要问你,当初做的好好的,为什么要拿钱跑了?

  杨林进一直很乐观,他不觉得工厂没有发展前途。当时他扣押了张路的车和身份证,又要张路打一张八万的欠条,并一直跟着他,直到还上那八万块为止。没过两天他就拿到了张路那八万块钱,有了这笔钱,他很快又去了东莞,开始买二手设备,找厂房,招募人手。

  除了招一些年龄极小的员工,经别人介绍,他还找了四个越南人。非法偷渡过来的越南人,口碑很好,不闹事,做事勤恳认真。在中国的南方城市,越南非法劳工在这里可以拿到比在自己国家高三倍的工资。杨林进招的四个越南人,是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儿子,以及他们同村的一个女孩,这个女孩十六岁。越南夫妻中,丈夫二十九岁,妻子三十一岁,他们的儿子居然已经有十五岁大了。女孩和他们的儿子都是第一次来中国打工,不会普通话,这对夫妻在中国已经五六年了,普通话说得很好,虽然不怎么字正腔圆,但从口音上来听,不知道的人绝对会以为是广东人。二十九岁的越南男人大家都阿海,很活泼的一个人,菜也烧得不错,经常给杨林进打下手,喜欢喝湖南的米酒,遇到晚上不用加班时,总要喝上几杯。起先在分配宿舍时,一共有三间员工宿舍,一间住男员工,一间住女员工,另有一间就是越南夫妻住。男员工比较多,上下铺,越南夫妻开始叫自己的儿子和他们睡一间,杨林进说,你们夫妻,这怎么好,你儿子还是睡男员工的那间房,还可以挤挤。女员工呢,就只有越南那个十六岁的女孩一个人,她就一个人睡一间。至于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,阿海介绍时说:

  阿妹学了一些简单的日常普通话口语。她叫杨林进老板,杨林进则教给了她另一种叫法:进哥。

  她从包里摸出几张面值不同的越南盾,换算成人民币也就十来块钱,送给杨林进,杨林进就把它们夹在了自己的皮包里。

  为了改变以前遗留的生产问题,杨林进给员工不再按之前的时效和产量来计算工资,而是每个人都分了股份,这样忙起来时,大家经常很有干劲的加班到凌晨两点,质量也比之前好了很多。杨林进还给每人免费定了厂服,因为在生产中经常有胶水滴落在裤子上。这家小工厂似乎逐渐进入了正轨。

  这一年的年底,别的员工都回老家过年去了,四个人越南人就和杨林进以及杨林进的母亲一起留在了工厂过年。阿妹买了手机,电话卡是用杨林进的身份证办的,他还带她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。这是阿妹第一次进电影院看电影,电影里面的人说什么,阿妹应该听不大懂,但还是很新奇地睁着眼睛看完了一部国产贺岁大烂片。

  杨林进和阿妹在一起时,两个人没有什么交流语言,但是又很愉快。新年,杨林进给她买了一身衣服,还要多买的时候,阿妹说什么也不要了。

  年假结束,员工陆续回来上班,杨林进的一个堂弟,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比较滑头的年轻人也寄居到了这家小工厂,也不在这里上班,每日都是吃了又睡。

  阿哥,你要多招几个妹子,厂里就一个,还是个越南妹,说不上话呀。

  这个堂弟不愿上班,杨林进也不再借给他钱,身上没钱,生活又没起色,就起了歹意。外面走了几回,有一回横下心,带了把水果刀,在路上看见了一个女孩正在拿苹果手机打电话,就跑过去抢她的手机,结果被女孩死死拽住不放,他就摸出了水果刀,随便捅了两刀,拿着手机跑了。抢来的手机没法解锁,维修店的老板说只能当零件卖,五百块。没过多久,他的这个堂弟便被逮到了,他所寄居的这家小工厂也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和格外关照。

  非法使用童工、越南黑工,无照经营,这家小工厂再一次走向了破产的结局,阿妹听说自己要被遣返回越南,离开工厂的时候只是哭,怎么也不肯脱了当时还在穿的厂服。www.001fp.cn